未分类

午夜丝瓜视频app

() 看着熊耳少女桀骜不驯的表情,听着她那专属的名台词。

夏风非常确定。

没错,是辣个女银!

夏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整理了一下发型,冲凛冬淡然的说道。

“冬将军,救我!”

凛冬眉毛一挑。

“你认识我?你也是乌萨斯学生自治团的学生?”

“额……是..吧。”

“你是哪个学校的?”

“冬姐,没时间解释了,是自己人,快想想办法,我不想被传染矿石病啊!”

此刻的凛冬对比游戏立绘中的形象略显稚嫩,看起来年纪还没有夏风大,不过,她在夏风的眼中却显的无比亲切,这种感觉,就仿佛像看到了亲人般。

因为在原来的世界…..凛冬可是他第一个精二的五星角色啊!

向日葵地里的清纯美女

凛冬不屑的撇了撇嘴。

“丢人玩应,一个感染者就把你吓成这样,不想被传染就退到我身后。”

“好嘞。”

夏风一路小跑,快步移到了凛冬的身后,像老鹰捉小鸡一样抓住了她背后的衣服。

“喂,别贴我这么近。”

“我…我这不是怕他突然冲过来,你保护不好我么。”

凛冬侧过脸颊,语气透出一丝冰冷。

“如果你再不滚远点,我就连你一块劈了。”

“啊?”

凛冬撩起大衣,抬手从背后抽出一把黑色短斧,这个动作无比潇洒,斧刃在空气划了一个优美的弧线,差点把背后夏风的鼻子削掉。

凛冬把斧子握在手中,大吼一声。

“退后!”

看到这个架势,不用她说,夏风早就退的老远了。

看到凛冬亮出武器,站在木箱旁边的感染者瞪着血红的双眼,露出了生物求生的本能。

这名菲林族的感染者半俯下身体,耳朵上的绒毛都炸了起来。

“我不是乌萨斯人,你没有权利杀我!”

凛冬冷冷的看着他。

“我不会杀你,对待感染者,乌萨斯自有专属的法律,我会把你交给军警,不管你是哪个国家的人,我都不会允许感染者随意在城镇中游荡。”

“别想蒙我,乌萨斯是如何对待感染者的世界都非常清楚,被你们抓住,我的所有身份都会被剥夺,最终成为被隔离在矿区,只能在痛苦中慢慢死去的奴隶。”

凛冬的表情中透出一丝黯然。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要怪,只能怪命运弄人吧。”

“呵,命运?这只是乌萨斯人自私的借口罢了,因为担心生命和利益受到威胁,自私的乌萨斯人将世界分成了黑与白,活在光明世界的人们根本不会顾及感染者的感受,不论之前是什么身份,在染上矿石病的那一刻,我就失去了一切,呵,法律?乌萨斯人不是神,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到底是谁给了你们权利制定这种规则?”

凛冬面无表情的听着他的咆哮,就像无处宣泄的压抑情绪得到了释放,这名感染者将怒火部倾泻在了身为乌萨斯人的凛冬身上。

“感染者也是人,为什么我们要被驱逐,乌萨斯人,既然你们妄想剥夺感染者的一切,那么,你们应该也同样做好了被剥夺家园的准备吧,世界是公平的,就算我做不到,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有一个人站出来制裁你们的暴行,用乌萨斯人的鲜血为无辜死去的感染者讨回公道,以及最后的尊严!”

他的声音回荡在仓库中,同时,也深深的震撼了夏风的内心。

这一刻,夏风仿佛明白了什么。

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正派和反派,正义,只不过是胜利者的别称罢了。

“整合运动”的出现并不是偶然,这一刻,他仿佛真正明白了三年之后,“塔露拉”的存在意义。

同时,他也明白了三年之后,阿米娅到底想要拯救什么。

凛冬静静的站在原地,良久,她将垂下的斧子重新握紧。

“抱歉,为了乌萨斯,我必须这么做。”

凛冬的声音已经失去了坚定,或许支撑她行动的唯一原因,只是身为乌萨斯公民和学生自治团团长的身份。

夏风知道,凛冬和敏感自私的一般乌萨斯人不同,这一刻她的内心动摇了,或许就是这一刻的触动,影响了她三年后的选择,在整运动发起暴乱后,她没有被仇恨蒙蔽,而是带着失去家园的同伴加入了罗德岛。

…………..

凛冬深吸一口气,将脑中的犹豫抛开。

她是乌萨斯人,也是一名领袖,在此刻,不管有什么样的理由,她都必须要履行乌萨斯公民的职责。

冰冷的寒意重新笼罩在凛冬脸上。

“我不想伤害你,如果你非要反抗的话,我不介意砍断你的手脚。”

感染者露出狞笑。

“我不会任人宰割,我要活着离开这里,离开乌萨斯,我要,自由的活下去!”

“哦?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了,事先告诉你,我凛冬和普通的乌萨斯人相比,可能有点不同。”

发展到这里,无聊的对话已经失去意义。

夏风知道,就算现在的凛冬还是个少女,但她的战斗力绝对非常强悍,身为乌萨斯学生自治团团长,她的正面战斗力应该无限接近于乌萨斯人的顶点了。

不过这不是游戏,没有数据做为参考,夏风还不知道,凛冬的强,到底会强到什么样的程度。

凛冬眯起双眼,身为强者的威压开始蔓延。

面对她毫不掩饰的杀气,就连身为人类的夏风都感觉到,这是极度危险的信号,站在他面前的仿佛不是一名少女,而是一只,凶狠残暴的巨大棕熊!

“砰!”

下一秒,凛冬大吼一声,双脚的力道直接将地面踏的龟裂,整个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提着斧子向感染者冲了过去。

夏风被凛冬的瞬间爆发力吓了一跳,迅速缩在了角落。

身为菲林族,这名感染者的身体十分灵活,就在凛冬的斧子即将劈在他的脸上时,这人纵身一跃,直接跳到了仓库顶端的金属房梁上。

“啪!”

凛冬的斧子劈在木箱上,木屑混合着烟尘瞬间爆开,坚实的硕大木箱被整个击的碎粉。

感染者蹲在金属房梁上,警惕的盯着下方的烟尘。

突然,凛冬从烟尘中窜出,整个人同样一跃而起,随后,一只手攀住了房梁的金属管,整个人吊在了上面。

比起速度和身体灵活性,乌萨斯人是不可能比过菲林族的,感染者在房梁上迅速后退几步,与挂在上面的凛冬拉开了距离,心中想到。

只要不被她正面击中,在周旋的过程中他总会找到逃跑的机会。

然而,他却低估了凛冬的力量。

凛冬单手抓着房梁的金属管,随后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大吼一声。

“啊!!!”

面对凛冬的力量,她手中的金属管瞬间凹陷,在巨大撕扯力的带动下,整个房梁开始变形。

“砰砰砰砰砰!”

在夏风和感染者震惊的目光下,房梁的各个连接处被生生扯断,巨大的金属铆钉直接崩飞,凛冬使出力,竟然直接将整个房梁扯的支离破碎。

这名感染者身体一颤,脚下的金属管已经断裂,整个人随着钢筋铁管一起砸向了地面。

“轰!”

一声巨响,这人直接被砸的口吐血沫,失去了意识。

见实到凛冬展现出的非人类力量,夏风在角落里张大了嘴巴。

这和游戏中的描述好像有点不太一样,龟龟!直接把钢筋都扯断了?这还是人吗,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熊的力量?

不不不,这已经不是熊的力量了,这应该是挖掘机的力量!

果然,乌萨斯人都是怪物,恩……准确的来说应该是….

凛冬是个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