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豆奶污破解版下载版

【 .】,精彩免费!

“小可爱和那俩兄弟现在皇家英里大街?”

Lafite咖啡馆,景倾歌正喝着酸酸甜甜的草莓热饮,一左一右坐着时家兄弟俩。

突然,景倾歌大眼睛一瞪,小嘴张圆了,直勾勾的指手向透明的落地橱窗外,

“那些人……”

时暝和时沐阳也循眼看去,顿时,时暝眼角一扯,时沐阳嘴角抽搐了。

玻璃窗外,季亦诺,墨暖暖,玄之凰,玄非,玄煜从墨西哥飞过来了,还有冷默风也被拉来了,三男三女六个人,高颜值大长腿,已经赚足无数路人的惊艳眼球了,正走上台阶朝咖啡馆这边走过来,而且一边走还一边使劲摇臂呐喊打招呼。

简直就是……一群妖精在跳舞……简称群魔乱舞啊啊……

o(╯□╰)o

……

一群人已经进来了,而且目标唯一,方向准确,三个女孩飞奔着朝景倾歌扑过来了,大呼,

“小可爱啊啊……”

闺蜜之间的各种性感身姿

景倾歌突然有些受到惊吓,下意识拉紧了时暝的手,朝他的怀里更靠拢一些,用一种很陌离生疏的眼神打量着眼前几个人,“们是谁?”

季亦诺心碎了。

墨暖暖泪奔了。

玄之凰远目了。

“小可爱,真的不记得我们了吗……?”三个女孩一起抹泪哭。

玄非泫泫然瘪嘴,“这下知道那天我从郊区别墅回来被小可爱鄙视成没喝药的神经病的心情了吧~~~”

大家都想到了还昏迷在家里的男人,面对完全失忆的小可爱,他们都尚且如此失落难过了,那承哥哥……

一时心口酸涩得厉害。

但这种心情很快就被再次见面的欢脱给冲散了,应该说被他们刻意无视掉,他们都不适合悲情剧。

……

“小可爱,这么巧啊,也来英国喝咖啡呀?”玄非红唇一掀,狭长的凤眸笑得风情万种又万种风情,完全把旁边的俩男人无视成空气。

景倾歌怔住半秒,咳嗽两声,看了眼旁边脸色未变的时暝,然后才摸了摸鼻子说,“是挺巧的,不然我还以为……们是特地来找我的。”

“嗷呜……”玄非又嚎了一声,满眼深情无限道,“小可爱,其实我想告诉,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多的巧合呢,一切的巧合,都是我……们爱的证据。”

景倾歌老神在在的点了点头,“这话从哪本书上摘抄的?”

“噗……”玄非忍不住嘴角抽搐吐血了,时暝嘴角一抿,时沐阳笑得外露得很幸灾乐祸。

一众儿人眼观鼻鼻观心,集体腹诽,小可爱虽然失忆了,这小狐狸性儿完全不减啊,依然和他们承哥哥一样,腹黑又毒舌!

“既然这么巧,那不如一起喝喝咖啡八八卦,度过一个美好的偶遇下午吧。”玄非抛了一个风骚媚眼儿过来。

景倾歌看着咖啡桌对面沙发上已经坐下来的一排人,微微囧,他们非常自动自觉啊……

她又看了看时暝,清澈的眼神带着征询,时暝宠溺一笑,“小倾开心就好。” 【 .】,精彩免费!

“小可爱和那俩兄弟现在皇家英里大街?”

Lafite咖啡馆,景倾歌正喝着酸酸甜甜的草莓热饮,一左一右坐着时家兄弟俩。

突然,景倾歌大眼睛一瞪,小嘴张圆了,直勾勾的指手向透明的落地橱窗外,

“那些人……”

时暝和时沐阳也循眼看去,顿时,时暝眼角一扯,时沐阳嘴角抽搐了。

玻璃窗外,季亦诺,墨暖暖,玄之凰,玄非,玄煜从墨西哥飞过来了,还有冷默风也被拉来了,三男三女六个人,高颜值大长腿,已经赚足无数路人的惊艳眼球了,正走上台阶朝咖啡馆这边走过来,而且一边走还一边使劲摇臂呐喊打招呼。

简直就是……一群妖精在跳舞……简称群魔乱舞啊啊……

o(╯□╰)o

……

一群人已经进来了,而且目标唯一,方向准确,三个女孩飞奔着朝景倾歌扑过来了,大呼,

“小可爱啊啊……”

景倾歌突然有些受到惊吓,下意识拉紧了时暝的手,朝他的怀里更靠拢一些,用一种很陌离生疏的眼神打量着眼前几个人,“们是谁?”

季亦诺心碎了。

墨暖暖泪奔了。

玄之凰远目了。

“小可爱,真的不记得我们了吗……?”三个女孩一起抹泪哭。

玄非泫泫然瘪嘴,“这下知道那天我从郊区别墅回来被小可爱鄙视成没喝药的神经病的心情了吧~~~”

大家都想到了还昏迷在家里的男人,面对完全失忆的小可爱,他们都尚且如此失落难过了,那承哥哥……

一时心口酸涩得厉害。

但这种心情很快就被再次见面的欢脱给冲散了,应该说被他们刻意无视掉,他们都不适合悲情剧。

……

“小可爱,这么巧啊,也来英国喝咖啡呀?”玄非红唇一掀,狭长的凤眸笑得风情万种又万种风情,完全把旁边的俩男人无视成空气。

景倾歌怔住半秒,咳嗽两声,看了眼旁边脸色未变的时暝,然后才摸了摸鼻子说,“是挺巧的,不然我还以为……们是特地来找我的。”

“嗷呜……”玄非又嚎了一声,满眼深情无限道,“小可爱,其实我想告诉,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多的巧合呢,一切的巧合,都是我……们爱的证据。”

景倾歌老神在在的点了点头,“这话从哪本书上摘抄的?”

“噗……”玄非忍不住嘴角抽搐吐血了,时暝嘴角一抿,时沐阳笑得外露得很幸灾乐祸。

一众儿人眼观鼻鼻观心,集体腹诽,小可爱虽然失忆了,这小狐狸性儿完全不减啊,依然和他们承哥哥一样,腹黑又毒舌!

“既然这么巧,那不如一起喝喝咖啡八八卦,度过一个美好的偶遇下午吧。”玄非抛了一个风骚媚眼儿过来。

景倾歌看着咖啡桌对面沙发上已经坐下来的一排人,微微囧,他们非常自动自觉啊……

她又看了看时暝,清澈的眼神带着征询,时暝宠溺一笑,“小倾开心就好。”

【 .】,精彩免费!

“小可爱和那俩兄弟现在皇家英里大街?”

Lafite咖啡馆,景倾歌正喝着酸酸甜甜的草莓热饮,一左一右坐着时家兄弟俩。

突然,景倾歌大眼睛一瞪,小嘴张圆了,直勾勾的指手向透明的落地橱窗外,

“那些人……”

时暝和时沐阳也循眼看去,顿时,时暝眼角一扯,时沐阳嘴角抽搐了。

玻璃窗外,季亦诺,墨暖暖,玄之凰,玄非,玄煜从墨西哥飞过来了,还有冷默风也被拉来了,三男三女六个人,高颜值大长腿,已经赚足无数路人的惊艳眼球了,正走上台阶朝咖啡馆这边走过来,而且一边走还一边使劲摇臂呐喊打招呼。

简直就是……一群妖精在跳舞……简称群魔乱舞啊啊……

o(╯□╰)o

……

一群人已经进来了,而且目标唯一,方向准确,三个女孩飞奔着朝景倾歌扑过来了,大呼,

“小可爱啊啊……”

景倾歌突然有些受到惊吓,下意识拉紧了时暝的手,朝他的怀里更靠拢一些,用一种很陌离生疏的眼神打量着眼前几个人,“们是谁?”

季亦诺心碎了。

墨暖暖泪奔了。

玄之凰远目了。

“小可爱,真的不记得我们了吗……?”三个女孩一起抹泪哭。

玄非泫泫然瘪嘴,“这下知道那天我从郊区别墅回来被小可爱鄙视成没喝药的神经病的心情了吧~~~”

大家都想到了还昏迷在家里的男人,面对完全失忆的小可爱,他们都尚且如此失落难过了,那承哥哥……

一时心口酸涩得厉害。

但这种心情很快就被再次见面的欢脱给冲散了,应该说被他们刻意无视掉,他们都不适合悲情剧。

……

“小可爱,这么巧啊,也来英国喝咖啡呀?”玄非红唇一掀,狭长的凤眸笑得风情万种又万种风情,完全把旁边的俩男人无视成空气。

景倾歌怔住半秒,咳嗽两声,看了眼旁边脸色未变的时暝,然后才摸了摸鼻子说,“是挺巧的,不然我还以为……们是特地来找我的。”

“嗷呜……”玄非又嚎了一声,满眼深情无限道,“小可爱,其实我想告诉,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多的巧合呢,一切的巧合,都是我……们爱的证据。”

景倾歌老神在在的点了点头,“这话从哪本书上摘抄的?”

“噗……”玄非忍不住嘴角抽搐吐血了,时暝嘴角一抿,时沐阳笑得外露得很幸灾乐祸。

一众儿人眼观鼻鼻观心,集体腹诽,小可爱虽然失忆了,这小狐狸性儿完全不减啊,依然和他们承哥哥一样,腹黑又毒舌!

“既然这么巧,那不如一起喝喝咖啡八八卦,度过一个美好的偶遇下午吧。”玄非抛了一个风骚媚眼儿过来。

景倾歌看着咖啡桌对面沙发上已经坐下来的一排人,微微囧,他们非常自动自觉啊……

她又看了看时暝,清澈的眼神带着征询,时暝宠溺一笑,“小倾开心就好。”

【 .】,精彩免费!

“小可爱和那俩兄弟现在皇家英里大街?”

Lafite咖啡馆,景倾歌正喝着酸酸甜甜的草莓热饮,一左一右坐着时家兄弟俩。

突然,景倾歌大眼睛一瞪,小嘴张圆了,直勾勾的指手向透明的落地橱窗外,

“那些人……”

时暝和时沐阳也循眼看去,顿时,时暝眼角一扯,时沐阳嘴角抽搐了。

玻璃窗外,季亦诺,墨暖暖,玄之凰,玄非,玄煜从墨西哥飞过来了,还有冷默风也被拉来了,三男三女六个人,高颜值大长腿,已经赚足无数路人的惊艳眼球了,正走上台阶朝咖啡馆这边走过来,而且一边走还一边使劲摇臂呐喊打招呼。

简直就是……一群妖精在跳舞……简称群魔乱舞啊啊……

o(╯□╰)o

……

一群人已经进来了,而且目标唯一,方向准确,三个女孩飞奔着朝景倾歌扑过来了,大呼,

“小可爱啊啊……”

景倾歌突然有些受到惊吓,下意识拉紧了时暝的手,朝他的怀里更靠拢一些,用一种很陌离生疏的眼神打量着眼前几个人,“们是谁?”

季亦诺心碎了。

墨暖暖泪奔了。

玄之凰远目了。

“小可爱,真的不记得我们了吗……?”三个女孩一起抹泪哭。

玄非泫泫然瘪嘴,“这下知道那天我从郊区别墅回来被小可爱鄙视成没喝药的神经病的心情了吧~~~”

大家都想到了还昏迷在家里的男人,面对完全失忆的小可爱,他们都尚且如此失落难过了,那承哥哥……

一时心口酸涩得厉害。

但这种心情很快就被再次见面的欢脱给冲散了,应该说被他们刻意无视掉,他们都不适合悲情剧。

……

“小可爱,这么巧啊,也来英国喝咖啡呀?”玄非红唇一掀,狭长的凤眸笑得风情万种又万种风情,完全把旁边的俩男人无视成空气。

景倾歌怔住半秒,咳嗽两声,看了眼旁边脸色未变的时暝,然后才摸了摸鼻子说,“是挺巧的,不然我还以为……们是特地来找我的。”

“嗷呜……”玄非又嚎了一声,满眼深情无限道,“小可爱,其实我想告诉,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多的巧合呢,一切的巧合,都是我……们爱的证据。”

景倾歌老神在在的点了点头,“这话从哪本书上摘抄的?”

“噗……”玄非忍不住嘴角抽搐吐血了,时暝嘴角一抿,时沐阳笑得外露得很幸灾乐祸。

一众儿人眼观鼻鼻观心,集体腹诽,小可爱虽然失忆了,这小狐狸性儿完全不减啊,依然和他们承哥哥一样,腹黑又毒舌!

“既然这么巧,那不如一起喝喝咖啡八八卦,度过一个美好的偶遇下午吧。”玄非抛了一个风骚媚眼儿过来。

景倾歌看着咖啡桌对面沙发上已经坐下来的一排人,微微囧,他们非常自动自觉啊……

她又看了看时暝,清澈的眼神带着征询,时暝宠溺一笑,“小倾开心就好。”

【 .】,精彩免费!

“小可爱和那俩兄弟现在皇家英里大街?”

Lafite咖啡馆,景倾歌正喝着酸酸甜甜的草莓热饮,一左一右坐着时家兄弟俩。

突然,景倾歌大眼睛一瞪,小嘴张圆了,直勾勾的指手向透明的落地橱窗外,

“那些人……”

时暝和时沐阳也循眼看去,顿时,时暝眼角一扯,时沐阳嘴角抽搐了。

玻璃窗外,季亦诺,墨暖暖,玄之凰,玄非,玄煜从墨西哥飞过来了,还有冷默风也被拉来了,三男三女六个人,高颜值大长腿,已经赚足无数路人的惊艳眼球了,正走上台阶朝咖啡馆这边走过来,而且一边走还一边使劲摇臂呐喊打招呼。

简直就是……一群妖精在跳舞……简称群魔乱舞啊啊……

o(╯□╰)o

……

一群人已经进来了,而且目标唯一,方向准确,三个女孩飞奔着朝景倾歌扑过来了,大呼,

“小可爱啊啊……”

景倾歌突然有些受到惊吓,下意识拉紧了时暝的手,朝他的怀里更靠拢一些,用一种很陌离生疏的眼神打量着眼前几个人,“们是谁?”

季亦诺心碎了。

墨暖暖泪奔了。

玄之凰远目了。

“小可爱,真的不记得我们了吗……?”三个女孩一起抹泪哭。

玄非泫泫然瘪嘴,“这下知道那天我从郊区别墅回来被小可爱鄙视成没喝药的神经病的心情了吧~~~”

大家都想到了还昏迷在家里的男人,面对完全失忆的小可爱,他们都尚且如此失落难过了,那承哥哥……

一时心口酸涩得厉害。

但这种心情很快就被再次见面的欢脱给冲散了,应该说被他们刻意无视掉,他们都不适合悲情剧。

……

“小可爱,这么巧啊,也来英国喝咖啡呀?”玄非红唇一掀,狭长的凤眸笑得风情万种又万种风情,完全把旁边的俩男人无视成空气。

景倾歌怔住半秒,咳嗽两声,看了眼旁边脸色未变的时暝,然后才摸了摸鼻子说,“是挺巧的,不然我还以为……们是特地来找我的。”

“嗷呜……”玄非又嚎了一声,满眼深情无限道,“小可爱,其实我想告诉,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多的巧合呢,一切的巧合,都是我……们爱的证据。”

景倾歌老神在在的点了点头,“这话从哪本书上摘抄的?”

“噗……”玄非忍不住嘴角抽搐吐血了,时暝嘴角一抿,时沐阳笑得外露得很幸灾乐祸。

一众儿人眼观鼻鼻观心,集体腹诽,小可爱虽然失忆了,这小狐狸性儿完全不减啊,依然和他们承哥哥一样,腹黑又毒舌!

“既然这么巧,那不如一起喝喝咖啡八八卦,度过一个美好的偶遇下午吧。”玄非抛了一个风骚媚眼儿过来。

景倾歌看着咖啡桌对面沙发上已经坐下来的一排人,微微囧,他们非常自动自觉啊……

她又看了看时暝,清澈的眼神带着征询,时暝宠溺一笑,“小倾开心就好。”

【 .】,精彩免费!

“小可爱和那俩兄弟现在皇家英里大街?”

Lafite咖啡馆,景倾歌正喝着酸酸甜甜的草莓热饮,一左一右坐着时家兄弟俩。

突然,景倾歌大眼睛一瞪,小嘴张圆了,直勾勾的指手向透明的落地橱窗外,

“那些人……”

时暝和时沐阳也循眼看去,顿时,时暝眼角一扯,时沐阳嘴角抽搐了。

玻璃窗外,季亦诺,墨暖暖,玄之凰,玄非,玄煜从墨西哥飞过来了,还有冷默风也被拉来了,三男三女六个人,高颜值大长腿,已经赚足无数路人的惊艳眼球了,正走上台阶朝咖啡馆这边走过来,而且一边走还一边使劲摇臂呐喊打招呼。

简直就是……一群妖精在跳舞……简称群魔乱舞啊啊……

o(╯□╰)o

……

一群人已经进来了,而且目标唯一,方向准确,三个女孩飞奔着朝景倾歌扑过来了,大呼,

“小可爱啊啊……”

景倾歌突然有些受到惊吓,下意识拉紧了时暝的手,朝他的怀里更靠拢一些,用一种很陌离生疏的眼神打量着眼前几个人,“们是谁?”

季亦诺心碎了。

墨暖暖泪奔了。

玄之凰远目了。

“小可爱,真的不记得我们了吗……?”三个女孩一起抹泪哭。

玄非泫泫然瘪嘴,“这下知道那天我从郊区别墅回来被小可爱鄙视成没喝药的神经病的心情了吧~~~”

大家都想到了还昏迷在家里的男人,面对完全失忆的小可爱,他们都尚且如此失落难过了,那承哥哥……

一时心口酸涩得厉害。

但这种心情很快就被再次见面的欢脱给冲散了,应该说被他们刻意无视掉,他们都不适合悲情剧。

……

“小可爱,这么巧啊,也来英国喝咖啡呀?”玄非红唇一掀,狭长的凤眸笑得风情万种又万种风情,完全把旁边的俩男人无视成空气。

景倾歌怔住半秒,咳嗽两声,看了眼旁边脸色未变的时暝,然后才摸了摸鼻子说,“是挺巧的,不然我还以为……们是特地来找我的。”

“嗷呜……”玄非又嚎了一声,满眼深情无限道,“小可爱,其实我想告诉,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多的巧合呢,一切的巧合,都是我……们爱的证据。”

景倾歌老神在在的点了点头,“这话从哪本书上摘抄的?”

“噗……”玄非忍不住嘴角抽搐吐血了,时暝嘴角一抿,时沐阳笑得外露得很幸灾乐祸。

一众儿人眼观鼻鼻观心,集体腹诽,小可爱虽然失忆了,这小狐狸性儿完全不减啊,依然和他们承哥哥一样,腹黑又毒舌!

“既然这么巧,那不如一起喝喝咖啡八八卦,度过一个美好的偶遇下午吧。”玄非抛了一个风骚媚眼儿过来。

景倾歌看着咖啡桌对面沙发上已经坐下来的一排人,微微囧,他们非常自动自觉啊……

她又看了看时暝,清澈的眼神带着征询,时暝宠溺一笑,“小倾开心就好。”

【 .】,精彩免费!

“小可爱和那俩兄弟现在皇家英里大街?”

Lafite咖啡馆,景倾歌正喝着酸酸甜甜的草莓热饮,一左一右坐着时家兄弟俩。

突然,景倾歌大眼睛一瞪,小嘴张圆了,直勾勾的指手向透明的落地橱窗外,

“那些人……”

时暝和时沐阳也循眼看去,顿时,时暝眼角一扯,时沐阳嘴角抽搐了。

玻璃窗外,季亦诺,墨暖暖,玄之凰,玄非,玄煜从墨西哥飞过来了,还有冷默风也被拉来了,三男三女六个人,高颜值大长腿,已经赚足无数路人的惊艳眼球了,正走上台阶朝咖啡馆这边走过来,而且一边走还一边使劲摇臂呐喊打招呼。

简直就是……一群妖精在跳舞……简称群魔乱舞啊啊……

o(╯□╰)o

……

一群人已经进来了,而且目标唯一,方向准确,三个女孩飞奔着朝景倾歌扑过来了,大呼,

“小可爱啊啊……”

景倾歌突然有些受到惊吓,下意识拉紧了时暝的手,朝他的怀里更靠拢一些,用一种很陌离生疏的眼神打量着眼前几个人,“们是谁?”

季亦诺心碎了。

墨暖暖泪奔了。

玄之凰远目了。

“小可爱,真的不记得我们了吗……?”三个女孩一起抹泪哭。

玄非泫泫然瘪嘴,“这下知道那天我从郊区别墅回来被小可爱鄙视成没喝药的神经病的心情了吧~~~”

大家都想到了还昏迷在家里的男人,面对完全失忆的小可爱,他们都尚且如此失落难过了,那承哥哥……

一时心口酸涩得厉害。

但这种心情很快就被再次见面的欢脱给冲散了,应该说被他们刻意无视掉,他们都不适合悲情剧。

……

“小可爱,这么巧啊,也来英国喝咖啡呀?”玄非红唇一掀,狭长的凤眸笑得风情万种又万种风情,完全把旁边的俩男人无视成空气。

景倾歌怔住半秒,咳嗽两声,看了眼旁边脸色未变的时暝,然后才摸了摸鼻子说,“是挺巧的,不然我还以为……们是特地来找我的。”

“嗷呜……”玄非又嚎了一声,满眼深情无限道,“小可爱,其实我想告诉,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多的巧合呢,一切的巧合,都是我……们爱的证据。”

景倾歌老神在在的点了点头,“这话从哪本书上摘抄的?”

“噗……”玄非忍不住嘴角抽搐吐血了,时暝嘴角一抿,时沐阳笑得外露得很幸灾乐祸。

一众儿人眼观鼻鼻观心,集体腹诽,小可爱虽然失忆了,这小狐狸性儿完全不减啊,依然和他们承哥哥一样,腹黑又毒舌!

“既然这么巧,那不如一起喝喝咖啡八八卦,度过一个美好的偶遇下午吧。”玄非抛了一个风骚媚眼儿过来。

景倾歌看着咖啡桌对面沙发上已经坐下来的一排人,微微囧,他们非常自动自觉啊……

她又看了看时暝,清澈的眼神带着征询,时暝宠溺一笑,“小倾开心就好。”

【 .】,精彩免费!

“小可爱和那俩兄弟现在皇家英里大街?”

Lafite咖啡馆,景倾歌正喝着酸酸甜甜的草莓热饮,一左一右坐着时家兄弟俩。

突然,景倾歌大眼睛一瞪,小嘴张圆了,直勾勾的指手向透明的落地橱窗外,

“那些人……”

时暝和时沐阳也循眼看去,顿时,时暝眼角一扯,时沐阳嘴角抽搐了。

玻璃窗外,季亦诺,墨暖暖,玄之凰,玄非,玄煜从墨西哥飞过来了,还有冷默风也被拉来了,三男三女六个人,高颜值大长腿,已经赚足无数路人的惊艳眼球了,正走上台阶朝咖啡馆这边走过来,而且一边走还一边使劲摇臂呐喊打招呼。

简直就是……一群妖精在跳舞……简称群魔乱舞啊啊……

o(╯□╰)o

……

一群人已经进来了,而且目标唯一,方向准确,三个女孩飞奔着朝景倾歌扑过来了,大呼,

“小可爱啊啊……”

景倾歌突然有些受到惊吓,下意识拉紧了时暝的手,朝他的怀里更靠拢一些,用一种很陌离生疏的眼神打量着眼前几个人,“们是谁?”

季亦诺心碎了。

墨暖暖泪奔了。

玄之凰远目了。

“小可爱,真的不记得我们了吗……?”三个女孩一起抹泪哭。

玄非泫泫然瘪嘴,“这下知道那天我从郊区别墅回来被小可爱鄙视成没喝药的神经病的心情了吧~~~”

大家都想到了还昏迷在家里的男人,面对完全失忆的小可爱,他们都尚且如此失落难过了,那承哥哥……

一时心口酸涩得厉害。

但这种心情很快就被再次见面的欢脱给冲散了,应该说被他们刻意无视掉,他们都不适合悲情剧。

……

“小可爱,这么巧啊,也来英国喝咖啡呀?”玄非红唇一掀,狭长的凤眸笑得风情万种又万种风情,完全把旁边的俩男人无视成空气。

景倾歌怔住半秒,咳嗽两声,看了眼旁边脸色未变的时暝,然后才摸了摸鼻子说,“是挺巧的,不然我还以为……们是特地来找我的。”

“嗷呜……”玄非又嚎了一声,满眼深情无限道,“小可爱,其实我想告诉,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多的巧合呢,一切的巧合,都是我……们爱的证据。”

景倾歌老神在在的点了点头,“这话从哪本书上摘抄的?”

“噗……”玄非忍不住嘴角抽搐吐血了,时暝嘴角一抿,时沐阳笑得外露得很幸灾乐祸。

一众儿人眼观鼻鼻观心,集体腹诽,小可爱虽然失忆了,这小狐狸性儿完全不减啊,依然和他们承哥哥一样,腹黑又毒舌!

“既然这么巧,那不如一起喝喝咖啡八八卦,度过一个美好的偶遇下午吧。”玄非抛了一个风骚媚眼儿过来。

景倾歌看着咖啡桌对面沙发上已经坐下来的一排人,微微囧,他们非常自动自觉啊……

她又看了看时暝,清澈的眼神带着征询,时暝宠溺一笑,“小倾开心就好。”

【 .】,精彩免费!

“小可爱和那俩兄弟现在皇家英里大街?”

Lafite咖啡馆,景倾歌正喝着酸酸甜甜的草莓热饮,一左一右坐着时家兄弟俩。

突然,景倾歌大眼睛一瞪,小嘴张圆了,直勾勾的指手向透明的落地橱窗外,

“那些人……”

时暝和时沐阳也循眼看去,顿时,时暝眼角一扯,时沐阳嘴角抽搐了。

玻璃窗外,季亦诺,墨暖暖,玄之凰,玄非,玄煜从墨西哥飞过来了,还有冷默风也被拉来了,三男三女六个人,高颜值大长腿,已经赚足无数路人的惊艳眼球了,正走上台阶朝咖啡馆这边走过来,而且一边走还一边使劲摇臂呐喊打招呼。

简直就是……一群妖精在跳舞……简称群魔乱舞啊啊……

o(╯□╰)o

……

一群人已经进来了,而且目标唯一,方向准确,三个女孩飞奔着朝景倾歌扑过来了,大呼,

“小可爱啊啊……”

景倾歌突然有些受到惊吓,下意识拉紧了时暝的手,朝他的怀里更靠拢一些,用一种很陌离生疏的眼神打量着眼前几个人,“们是谁?”

季亦诺心碎了。

墨暖暖泪奔了。

玄之凰远目了。

“小可爱,真的不记得我们了吗……?”三个女孩一起抹泪哭。

玄非泫泫然瘪嘴,“这下知道那天我从郊区别墅回来被小可爱鄙视成没喝药的神经病的心情了吧~~~”

大家都想到了还昏迷在家里的男人,面对完全失忆的小可爱,他们都尚且如此失落难过了,那承哥哥……

一时心口酸涩得厉害。

但这种心情很快就被再次见面的欢脱给冲散了,应该说被他们刻意无视掉,他们都不适合悲情剧。

……

“小可爱,这么巧啊,也来英国喝咖啡呀?”玄非红唇一掀,狭长的凤眸笑得风情万种又万种风情,完全把旁边的俩男人无视成空气。

景倾歌怔住半秒,咳嗽两声,看了眼旁边脸色未变的时暝,然后才摸了摸鼻子说,“是挺巧的,不然我还以为……们是特地来找我的。”

“嗷呜……”玄非又嚎了一声,满眼深情无限道,“小可爱,其实我想告诉,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多的巧合呢,一切的巧合,都是我……们爱的证据。”

景倾歌老神在在的点了点头,“这话从哪本书上摘抄的?”

“噗……”玄非忍不住嘴角抽搐吐血了,时暝嘴角一抿,时沐阳笑得外露得很幸灾乐祸。

一众儿人眼观鼻鼻观心,集体腹诽,小可爱虽然失忆了,这小狐狸性儿完全不减啊,依然和他们承哥哥一样,腹黑又毒舌!

“既然这么巧,那不如一起喝喝咖啡八八卦,度过一个美好的偶遇下午吧。”玄非抛了一个风骚媚眼儿过来。

景倾歌看着咖啡桌对面沙发上已经坐下来的一排人,微微囧,他们非常自动自觉啊……

她又看了看时暝,清澈的眼神带着征询,时暝宠溺一笑,“小倾开心就好。”